中文網站 English

警學論壇

論公安機關開展群衆工作的方略
發布日期:2017-08-10 16:59:55 來源/作者:治安管理學院 章春明 審核:趙勇 閱讀量:

【摘  要】

公安機關既是執法部門,同時也是群衆工作部門,工作中就要始終堅持以群衆滿意不滿意、高興不高興、答應不答應作爲衡量工作成敗得失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公安群衆工作是公安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群衆工作開展的效果不僅體現出國家政權與人民群衆之間的關系,更直接關系到新時期社會的穩定與發展。良性的群衆工作建立,需要通過推進社區警務建設、提升民警交流溝通能力、及時化解矛盾、保障群衆安全需求滿足度等方面來進行。

【關鍵詞】公安;群衆工作;方略

《黨的群衆工作大辭典》把黨的群衆工作定義爲:“黨爲實現自己的政治路線,從維護群衆利益出發,所進行的宣傳群衆、教育群衆、發動群衆、組織群衆等工作的總和。”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心關于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中指出:“各級黨委和政府要積極研究和把握新形勢下群衆工作的特點和規律,探索新途徑和新辦法,不斷提高組織群衆、宣傳群衆、教育群衆、服務群衆的本領。”公安機關的群衆工作可以理解爲:公安機關及其人民警察爲完成自身的曆史任務,而進行的宣傳群衆、教育群衆、發動群衆、組織群衆、服務群衆的工作。公安部2006年9月19日發布的《公安部關于實施社區和農村警務戰略的決定》中指明了群衆的具體內容爲:深入群衆之中,傾聽群衆意見,了解群衆疾苦,盡力爲群衆排憂解難,切實做好服務群衆、組織群衆、宣傳群衆的有關工作;及時受理報警求助,在規定時限內辦理群衆申辦事項;積極參與排查調處民間矛盾糾紛,努力把不穩定因素化解在基層、化解在萌芽狀態;向居(村)民代表定期報告工作,自覺接受監督。孟建柱同志指出:走訪聯系群衆是公安工作的永恒主題,是公安民警一輩子做不完的事情。新時期開展群衆工作就更加具有重要意義。

一、開展群衆工作是公安機關的優良傳統

1、建國初期大量群衆參與到公安工作中,爲社會治安秩序的建設作出貢獻。在剛建國時,我們就動員人民保衛新生政權、參與大量的治安管理的活動,動員廣大人民來恢複被戰爭毀壞的城市,來清除舊社會的各種“汙泥濁水、社會沉渣”,人民群衆積極主動地參與社會治安的管理,人民把社會治安當作自己的事情,當作與自己切身利益相關的事情,是形成中國治安的“黃金時期”的重要力量。

2、群衆參與形成了公安工作重要工作模式。我國的社區治安管理有非常優良的傳統,經過了很長時間的經驗積累,實踐證明對良好社會秩序的形成是很成功的,被國外稱爲“中國模式”,這種模式就是公安機關的基層基礎工作。其中一個核心要素就是:民警深入群衆、服務群衆、依靠群衆去管治安,與人民群衆結成了魚水深情的關系。在建國初期,我們的人民警察深入到城市的街道、農村的鄉鎮去動員和依靠群衆做好治安管理工作,和人民群衆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人民支持和參與各項治安管理的工作,反過來,我們的人民警察也爲人民群衆提供了廣泛的服務,受到了人民群衆衷心的愛戴和擁護。

3、典型輩出,爲後來的公安工作提供了樣本。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們治安管理出現的一些優秀榜樣,分布在城市和農村中,湧現了一大批被稱爲“活字典”、“活地圖”、“活戶口本”式的基層工作過硬的尖子民警,形成了“問題不出村、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的 “楓橋經驗”,爲新時期的公安群衆工作提供了典型樣本。

二、現實的發展要求改進公安機關群衆工作的方法

公安群衆工作是公安工作重要部分,是曆史經驗與現實要求的具體體現。群衆工作的開展受到很多內外因素的影響和制約。每一曆史時期的群衆工作都是與當時的曆史條件分不開,不同時期群衆工作面臨的主要問題不同,解決的方法和手段也不同。只有既著眼于世界環境和國內社會的發展變化,又看到群衆的狀況和公安工作自身情況變化,才能真正把群衆工作落在實處。十七屆四中全會公報中提出:“當今世界正處在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科技進步日新月異,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深遠,世界經濟格局發生新變化,國際力量對比出現新態勢,全球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呈現新特點,發達國家在經濟、科技等方面仍占優勢,綜合國力競爭和各種力量較量更趨激烈,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給我國發展帶來新的機遇和挑戰。”[1]在這種曆史背景下,公安群衆工作必然會受到公安隊伍結構、公安工作模式和公安工作對象變化的影響。這就要求新時期的群衆工作要充分認識到時代大背景,適應時代新變化。

(一)公安群衆工作面臨的新問題

一般認爲當發展中國家的人均GDP突破八百至一千美元的時候,該國家就進入利益分化、群體矛盾的多事之秋。2010年國內生産總值(GDP)現價總量爲401202億元,根據最新人民幣對美元彙率(1人民幣元=0.1564美元)換算,2010年我國GDP達6.274萬億美元,人均GDP達到4682美元。[2]中國社會發展已經步入一個全新的發展期。這個階段既是發展的關鍵時期,也是矛盾的凸顯時期,舊的階層結構、城鄉結構、區域結構、利益結構、社會利益關系都在發生著重大而深遠的變化。在社會新的大背景之下,公安群衆工作面臨著許多新的問題。

1、“弱勢群體”體量大,公安群衆工作難度增高

我國的經濟快速發展,給民衆帶來了極大的實惠,但是社會的分層、分化和貧富差距也在擴大。一是農民困難群體體量大。農村人口占大部分的人口構成中,由于我國長期的二元化社會結構,農民多年處于貧困狀態的基本面變化不大且增收困難。其長期被縛在“土地”上這一結構性條件不變“弱勢”特征表現明顯。公安群衆工作中面對該群體時,簡單的警民交流並不足以從感情上達到“心心相連”。二是農民工地位低。目前進入城市的上億農民工基本上在社會上是沒啥地位。他們從事的都是城市居民不願擔任的工作,工作時間長、工作環境差、待遇低、工資常被拖欠、沒有任何福利或社會保障。社會一方面在肯定他們所做的貢獻同時,另一方面對流動而來的犯罪問題的提示也在潛意識中提醒著周邊的人,小心“他們”。該群體融入城市困難,這一群體對所在城市沒有歸屬感,其與管理層的公安民警心理距離遙遠,彼此間認同度低。三是城市中以下崗失業者爲主體的貧困階層其人數衆多。城市中貧富差別的強烈反差,容易讓該群體對公安民警同一感缺乏。在對該群體開展傳統意義上的群衆工作效果不佳。

2、社會階層“碎片化”增加群衆工作難度

隨著社會分層、分化加劇,群衆利益訴求分化明顯。人們思想獨立、多變、差異性不斷發展變化,“碎片化”趨勢明顯。同時,群衆價值觀也隨著自身階層結構的變化發生改變,個體化、多變性特征明顯。群衆的民主意識、參政意識和維權意識不斷增強,權益訴求同樣呈現出“碎片化”性的多種權益訴求,涵蓋了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現實中,公安民警不但要面對執法內容量大、面寬、情況複雜等局面,同時也要面對不同社會階層,不同的階層其對公安工作的不同需求。新情況與群衆新期待、新要求形成新的矛盾。

3、社會諸多矛盾交織,公安群衆工作協調難

現階段,群衆普遍面對的“住房難、看病難、上學難”等實際問題與公安工作本身存在的“四難現象、特權意識、公信力低”等問題交織在一起;社會上存在的“仇警”現象,部分媒體輿論“醜警”現象與公安職能的“泛化”等問題交織在一起,一些過去從未遇見的問題就逐漸凸顯,並以警民沖突爲極端形式表現出來,成爲我國社會發展中的一個重大問題。在大量的群體性事件中,很多參與者利益訴求初始對象並非公安機關,但是事件發展的最終結局都會以警民沖突畫上句號。從2005年到2013年止,有影響的群體性事件中,典型如安徽池州事件、四川大竹事件、貴州甕安事件、雲南孟連事件等都對該結論做了較好注釋。社會分化加劇了社會矛盾,其對公安隊伍的影響更是不言而喻。據調查,公安民警在面對諸多矛盾時,畏難情緒明顯。在基層公安民警最怕面對和處置的就是群體性事件。

三、實現公安機關群衆工作的方略

(一) 提升交流溝通能力,不斷推進社區警務建設。“警力有限,民力無窮”堅持專門工作與群衆工作相結合,是公安機關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優勢,是黨的群衆路線在公安工作中的具體體現。長期以來,公安機關堅持充分發動群衆、緊緊依靠群衆,積極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健全社會治安防控體系,推進城鄉社區警務戰略,走出了一條專群結合、依靠群衆共同維護社會穩定的成功之路。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産生,主要憑借的是溝通,而有效溝通的達成,要掌握適當的溝通藝術。在工作中學會傾聽。傾聽是公安民警以人爲本思想的具體體現,並且在溝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學會傾聽,傾聽群衆的傾訴,會讓群衆感受到對他們的尊重。這是尊重群衆的體現,也是拉近警民關系的有效方法。玉溪市某公安局民警就是通過走街竄巷,深入群衆,熱情爲社區群衆服務,貼近群衆,贏得了廣大群衆的信賴和支持。[3]由此可見,掌握溝通藝術,是公安民警做好群衆工作的有力武器,是推進社區警務工作的基礎。

(二) 及時化解矛盾,保障群衆安全需求滿足度。公安工作是一項社會性很強的實踐工作,涉及人民群衆生産、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與人民群衆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人民群衆不僅要求公安機關保護人身財産安全,還期待保護社會政治權利;不僅要求公安機關維護社會正常秩序、確保社會穩定,還期待激發社會創造活力、促進社會和諧;不僅要求公安機關嚴格執法、公正執法,還期待熱情服務、優質高效。[4]強化公安機關履職能力建設時,一是強化防控,提高群衆自防意識和自防能力。1829年,當倫敦大都市警察剛剛建立時,羅伯特·比爾建警的十二條原則中就指出:發布犯罪統計、進行自衛輔導是警察的基本工作。我國每年的校園血案、校車安全事故、踩踏事故牽動著千萬個家庭的神經。沒有一個健康的家庭希望事故落到自己頭上。校園血案發生後,警方在學校周邊增加了不少警力,但畢竟不是長遠之策。古人雲“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讓更多的學生、更多的家庭掌握必要的安全常識,掌握必要的逃生技能是公安機關義不容辭的職責所在。通過提高群衆的自防意識提升,提高群衆自發能力對于公安機關而言才是真正實現了“授之漁”。二是強化管理,搞好安全防範工作。社區的穩定,與每一名群衆都有著直接的利害關系。社區治安防範雖然是主要針對違法犯罪的直接條件、誘發因素及其他相關因素所采取的實用性對策措施,但卻有標本兼治的意義,有利于實現社區的長治久安。實踐中應把“以人爲本”作爲工作的原則,重視“以防爲主”的理念建設,聯系群衆、依靠群衆,運用各種治安政策措施和現代科學技術手段,組織和發動社區內的各方面力量,構建治安防範體系。可以根據不同社區的不同特點,開展不同工作,突出不同重點。強調在服務中管理,把管理運用到服務中,對可能和將要引發治安問題的各種因素積極預防、排查和控制,讓群衆工作有切實的體現,讓群衆從現實的社區中感受的警務工作的便利。三是強化打擊,增強民衆安全感。馬斯洛認爲,人的需求由“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成就(自我實現)需求”等五個層次構成。安全需求是人的基本需求之一。安全是人生存或者更好生存的前提保障。沒有安全作保障,其他需求是難以實現的。對違法犯罪嚴厲打擊是對安全最好的诠釋。針對多發的入室盜竊、搶劫、搶奪案件只有保持高壓態勢,才能遏制犯罪的高發。一定程度地說,安全感源于公安機關打擊犯罪的工作成效。把打擊犯罪作爲提升人民群衆安全感的重要舉措,以打擊促防範,以打擊保穩定,以打擊提升人民群衆的安全感。四是強化服務,增強工作主動性。公安工作的歸宿和落腳點都在群衆,“爲人民服務”是我黨的宗旨,也是公安工作的終極目標。一名能讓群衆信任的公安民警,自身除應當具備過硬的警務技能外,群衆的觀念、群衆工作的方法尤顯重要。每一名公安民警在工作中都應當成爲“活字典”、“百事通”,了解掌握群衆的情況,積極主動爲群衆排憂解難。

(三)提高群衆工作本領,增強血肉聯系。改革開放的深入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變性、差異性明顯增強,群衆工作面臨許多前所未有的新情況新問題。公安民警只有准確把握社會生活的新變化和群衆工作的新特點,爭取群衆理解支持,提高服務水平。一是把矛盾化解作爲公安群衆工作的重要突破口。當前,人民內部矛盾糾紛日益增多,且錯綜複雜,成爲影響社會穩定的重要因素。社會的利益和沖突多元化,社會主體關系多元化,價值觀多元化,文化傳統多元化必然需要多元化的糾紛解決機制。公安機關在占有和運用公共資源解決矛盾糾紛具有不可比擬的優勢。在“服務型政府”理念下,堅持合法原則,把矛盾的化解作爲公安群衆工作的突破口和切入點,增強社會的穩定。二是把減少警民沖突作爲公安群衆工作的的關鍵點。2008年3月,發生在河北某縣強奸案件筆錄泄露案給受害人造成了極大傷害。面對受害人的質疑,當地公安機關集體緘默。[5]從該案例可以看出,公安民警執法質量的高低直接與社會公衆間信任力息息相關,直接關系到警民關系的融洽度。公安工作開展離不開公衆,其工作效益、工作效能終究將體現在與人民群衆良好的信任度的建立上,這種信任度更多體現在社情民意之間。公安民警來源于群衆但是又不是普通百姓,其主要職責就是保護公衆安全,維護社會穩定。而公安民警個體自身素養如何,執法水平如何卻往往以群體的特征出現在群衆心中。只有不斷提高公安民警的職業道德水平,提升公安民警執法水平,提升公安機關公信力,才能逐漸減少警民沖突。三是把群衆工作法作爲警民關系的著力點。群衆工作是一門藝術,針對不同群體、不同對象、不同人群運用不同方法,調動群衆參與到公共服務活動中來,方能取到效果。埃莉諾·奧斯特羅姆(E.OStrom)在分析公民自主治理現象時指出:在今天,我們必須重新界定公民的作用了。他們已經從政府服務被動的消費者變成了創造社區特定性格的積極活動者。這意味著公民已經成爲其社區管理的一部分,他們承擔著社區的責任,而不是把自己要麽看作是孤立的地方政府服務的消費者,要麽看作是政府對立或反對的力量。[6]警務工作中,要認識到群衆不再是簡單的被動接受管理的消極參與者,他們是積極主動的參與者。了解他們,傾聽他們的呼聲、增進百姓情結,增強工作的親和力,不斷修複與人民群衆的血脈關系和魚水情誼。

我國正處于社會轉型的特殊時期,社會治安形勢更加艱巨和複雜。公安機關作爲政府的一個重要職能部門,在國家中承擔著維護統治秩序,保持社穩定,爲民衆提供公共安全服務的重要使命。公安工作的基礎性、戰略性、全局性工作要靠良好的警民關系來實現。和諧警民關系建設最終的落腳點和歸宿點都在于群衆工作的紮實推進,只要不斷創新群衆工作的方法和途徑,一定會形成特色各具的全新的警務工作模式。

【參考文獻】

[1]尹  青.  黨的群衆工作曆史經驗與現實挑戰[J]  中共中央黨校碩士學位論文,2007

[2]李春玲. 斷裂與碎片:當代中國社會階層分化實證分析[M]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5年

[3]孟建柱. 著力提高做好新形勢下群衆工作的能力和水平[J]求是  2011年6月1日

[4]于麗娜,聶成濤.社區矛盾糾紛化解機制[M]中國社會出版社  2010年7月第一版

[5]趙力軍. 化解社會矛盾之略[M]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   2010年10月第一版

[6]閻志民. 中國現階段階級階層研究[M]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2002年4月第二版

[7]石化東. 社會分層與多元化背景下提高警察執法公信力路徑研究[J]公安教育 2011年5


相關信息

版權所有:雲南警官學院    |   技術支持:警晨工作室   |   通訊地址:雲南省昆明市五華區教場北路249號   

   郵編:650223   |   滇ICP備05001254號-1    |   滇公網安備53010203302199號

訪問總量: